皮皮夏 发表于 2017-10-24
作者:xf201288(三世)
字数:103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12):降临的危险

  欢乐谷。

  当唐嫣从疯狂的性爱欢愉中醒过来时,明月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而唤醒
唐嫣的就是全身无力感和腹部飢饿感,她睁开眼看着紧紧搂抱自己的宋菲,肉与
肉之间清晰的接触感让她知道两人是赤身裸体的纠缠在一起,并且宋菲的双手就
覆盖在自己的胸部和臀部。

  强烈性爱的后遗症让唐嫣头脑有些昏昏沉沉,她花了好长时间才让意识慢慢
回归大脑,同时唐嫣也注意到了她和宋菲两人身下一片狼藉的大软床,而按摩大
软床上留下的已经乾涸精液淫水痕迹,更是让唐嫣不禁又想起之前她经历的那场
蚀骨销魂的性爱。

  想起自己放荡淫浪的姿态和宋菲的「算计」,唐嫣感到羞耻的是俏脸通红,
恨不得找个地缝鑽进去,同时心中也对身边还在熟睡的宋菲升起无限怨念,连推
带打的将宋菲弄醒,而宋菲迷迷煳煳的醒来,睁眼就看到满面怒容的唐嫣,那紧
紧盯着自己的眼神让她心底发虚,讪讪小声叫道:「唐姐姐。」

  唐嫣盯着宋菲心裡一阵苦闷,闻言恨声道:「死丫头,你真的认我这个姐吗?
认得话你却合伙外人来算计我。」

  「对不起,唐姐姐。」

  宋菲连忙道歉,接着又解释说道:「姐,自从我和你相识以来,我是真心把
你当姐姐看,而且我瞭解你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上班、下班、回家、睡觉,
平平澹澹的一点激情都没有,年华易逝人易老呀!唐姐姐,所以我就想让你多接
触一些平澹之外的生活,逛商城、泡酒吧、玩男人,这样的生活等你老了以后才
有回忆,最美好的时光也不算是虚度。」

  闻言,唐嫣心中依然是怨念难消,她恨声不解的说道:「菲菲,这就是你算
计我的理由吗?」

  唐嫣的表情宋菲看在眼裡,心中一歎,说道:「姐,我不是这意思,其实一
开始我虽然怂恿你找男人,但是我也清楚你的性格,知道你不可能轻易出轨找情
人的,所以在你苦闷的时候我也就和你玩玩虚凰假凤的游戏,舒缓你堆积的情慾,
但直到那一晚你在酒吧被人下药,与陌生男人发生一夜情之后,你让我帮你处理
后面的事情,在我找到那个男人的时候,这才有了突发奇想,也就有了现在所发
生的一切。」

  看着宋菲一副我全是为你好的样子,而对于这莫名其妙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好
意,唐嫣心中实在难以接受,她瞪圆着美眸说道:「菲菲,我有家庭、有孩子、
有丈夫,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子做会害了我,害得我失去一个完整的家庭,这样
子的后果难道你就不觉得内疚吗?」

  宋菲闻言随即笑道:「姐,我又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我没想让你背叛家庭,
也没想让你和他怎么样,我只是希望你活的洒脱一点,大胆去追求自己希望的生
活,因为我们有权利追寻自己快乐的人生。」

  唐嫣闻言咬牙说道:「菲菲,你还是太年轻了,如若我真是像你所说的那样
子生活,或许会得到一时的欢愉和刺激,但我却会失去更多的东西。」

  「不会的,姐。」

  宋菲闻言先是摇头否定,接着又缓缓说道:「那人我已经给你把过关了,以
后只要我们小心谨慎些,就不会有人知道你们的事,再说还有我在中间打掩护,
这样一来更不会有人起疑心了,姐,凭什么他们男人就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左
拥右抱的玩弄我们女人,而我们女人就要从一而终,他们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
高点来职责我们。」

  宋菲的话就像一道枷锁紧紧箍在唐嫣的心中,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内心竟然没
有出轨的负罪感,有的只是被宋菲算计和陌生男人性爱的羞耻感,而且此刻身体
各处穿来的感官,更是让她心中升起奇妙的兴奋与满足。

  性爱是一种涵盖了听觉、视觉、嗅觉和触觉的行为,从性爱中获得到的感官
刺激和满足快感会让人欲罢不能,而唐嫣经历过张诚那根粗、壮、长的大肉棒凶
狠肏、奔放弄之后,在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心理上有些逆来顺受的接受
那种狂野征服的蹂躏感,更别提那酣畅淋漓的无尽高潮快感,所以此刻心中有些
暗暗伤神的彷徨,在这件事情上她一时间也知不道该如何应对。

  有道是自古以来美人多被淫徒媾,宋菲彷彿能够感受到唐嫣心中的彷徨,她
伸手抚摸着唐嫣白皙细嫩的肌肤,笑嘻嘻的说道:「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浑
身上下都散发着炫目照人的光彩,和前几天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啊!」

  飢渴的身体得到了充足性爱的满足和滋润,那种通体舒畅的感觉唐嫣当然能
够感受得到,如今面对现在这种局面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有些赌气的说
道:「菲菲,你这死丫头是要害死我啊!」

  听到唐嫣这样子说,宋菲知道唐嫣心中还有些芥蒂,但这么点芥蒂在时间的
消磨下就不成为问题,她伸手拉着唐嫣笑嘻嘻地说道:「好了,姐,我们不去想
那些烦心的事了,走,一块儿去冲洗一下,身上粘煳煳的难受死了。」

  唐嫣闻言苦笑一声,然后就被宋菲拉着,两人拉拉扯扯的躺进了SPA室内
的大按摩浴缸中,舒爽的泡起热水澡来。

                ◇◇◇

  张诚这一个星期过的是既春风得意又提心吊胆,自从一星期前和心中女神唐
嫣再续前缘,他就窃喜的暗自等待第二次机会降临,哪知都过去一个星期了,宋
菲却一直没联繫自己,原本以为已经没有机会了,哪曾想到今天,中午刚下了早
班的张诚接到了宋菲的电话。

  「喂!宋小姐。」

  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号码,张诚连忙接听道。

  「嘻嘻嘻……」

  手机那边的宋菲先是一阵嬉笑之后才说道:「小保安,你下班了吗?」

  「刚刚下班。」

  张诚先是迅速地回了句,接着他又有些结巴的说道:「宋小姐,那个……,
我……,唐小姐那边……」

  听着张诚一句说不完整的话,宋菲则是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小保安,这样吧,晚点我会派车去接你,但你一定要做到守口如瓶,知道吗?」

  「行,我知道了。」

  张诚兴奋的声音因为手机免提被打开的缘故,被在宋菲身边的唐嫣听得清清
楚楚,她的俏脸上不禁露出娇羞神采,而宋菲挂断电话,看着唐嫣调笑道:「怎
么样?姐,我们故意晾那小保安一个星期时间,你听听他兴奋激动地样子。」

  唐嫣闻言俏脸上更是娇羞红晕,对着宋菲说道:「这样子也让他知道,美人
艳福不是那么容易享受的,才会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宋菲闻言伸手掐了下唐嫣红晕的俏脸,笑道:「姐,你这是典型的想要做婊
子,又想立牌坊啊!」

  「死丫头,你感这样子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嫣伸手拍掉了宋菲掐着自己俏脸的手,然后两女就在欢乐谷内『炮房』中
的大水床上嬉闹起来。

  原来,在那一天之后,唐嫣虽然对于宋菲的算计和失贞张诚并没有心中芥蒂
尽去,但在事后从宋菲那裡瞭解到了关于张诚的一切,而且之前就和张诚有过一
夜情,所以这件事情她也就开看放下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内,宋菲又撩拨她玩了几次女人之间的性爱游戏,期间
宋菲更是提出让她在找张诚做次试试,唐嫣当时就又羞又气的拒绝了,但这个提
议却如同种子一样埋在了唐嫣的心底,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生根发芽,这让唐
嫣有几次晚上午夜梦迴之时,不由想起张诚那次粗鲁对待自己,疯狂肏弄自己的
场景,变态的异样刺激开始左右她的理智。

  女人,对于曾经和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心裡总是有种难以拒绝的莫名
情绪,这也是许多已婚女人会出轨前男友或者初恋情人的原因,现今社会的生活
压力大,物慾横流、道德沦丧,在排解各种生活压力的情况下,性便成了一种途
径,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新闻,多年的同学聚会变了质,所以在宋菲一次次
提出和张诚再试试的时候,唐嫣心底暗流涌动,表面矜持的不动声色,却也没有
严词拒绝。

                ◇◇◇

  夜,乌云遮月。

  在欢乐谷内的一间高档『炮房』之中,在澹黄色暧昧的灯光下,唐嫣宽衣解
带的裸露出自己穿着红色性感内衣的妖娆胴体,直看得站在她对面的张诚心猿意
马、目瞪口呆,并且让刚刚洗过澡,只围着浴巾的张诚下半身怒挺雄起。

  看着满脸通红的张诚站在那一动不动,还有男人胯下异常违和的大帐篷,唐
嫣俏脸臊的厉害,心裡却升起一阵莫名的兴奋刺激感,随即她不再犹豫,红着脸
颤抖着伸手指向张诚,语气娇媚的说道:「还愣着干嘛!快躺倒床上去。」

  听到女神的吩咐,张诚顿时醒悟过来,轻轻地应了一声后便心情忐忑的爬上
了大水床,面露激动之色的看着唐嫣,而唐嫣也顺势爬上了大水床,看着张诚呆
愣的模样,她瞪了男人一眼之后,这才伸手解开男人腰间围着的浴巾,顿时,一
根怪物一般的大肉棒冲天而起,龟头比鸭蛋还大,棒身青筋盘旋,怒张的马眼分
泌这晶莹的液体对准唐嫣。

  「哇!这么大,好漂亮,我真的要……」

  然而事到临头之时,唐嫣又有些犹豫了,她羞红着俏脸反手伸到后背,将红
色的蕾丝性感胸罩褪下,又慢慢的褪下她那薄薄的红色蕾丝小内裤,将内衣裤放
在床头柜上,翻身躺在大水床的另一边,娇羞说道:「还是你在上面吧!」

  张诚躺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女神含羞带怯主动脱下内衣裤的性感模样,心
中虽然暗自焦急的想要上前去,撕扯掉女神的内衣裤将唐嫣压在身下狠狠肏弄,
但他还是满脸兴奋之色的忍住了,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就在他忍的很辛苦时,
忽然听到唐嫣的话,这下子哪裡还能忍受。

  张诚在唐嫣话音刚落的第一时间就和她接触了,而且上去就是强烈的热吻,
记忆裡第一次和张诚热吻,唐嫣表现的既害羞又兴奋,而男人粗糙的大舌头在自
己嘴裡肆意作乱,舔、吸、刮、顶,再加上有意无意的深入口腔深处,诸多技巧
让唐嫣讚歎不已的同时也开始情动。

  两人热吻了一番之后,张诚缓慢的转移着亲吻的阵地,亲吻过唐嫣的下巴、
香肩、乳房、小腹,最后轻轻分开唐嫣扭动的双腿,扶着唐嫣的大腿埋首在唐嫣
胯下,吸吮舔舐起唐嫣那只展翅欲飞的蝴蝶屄来。

  「唔……哦……好……舒服……啊……」

  等到唐嫣的蝴蝶屄流出鲜嫩的涓涓淫水爱液之时,张诚起身单手扶着自己胯
下的大肉棒,滚烫的大龟头顶在唐嫣湿漉漉的蜜穴口处,一下又一下的摩擦着大
阴唇,等待着女神最后的应允召唤。

  唐嫣感受到男人的动作,她先是屈膝阻止了张诚,然后伸手从枕头下面找出
早就准备好的大号避孕套,将手中的避孕套丢给张诚,妖媚的说道:「把它先戴
上。」

  张诚捡起避孕套撕开,然后套在自己的大肉棒上,再一次扶着戴套的大肉棒
来到唐嫣的胯下,油光腻腻的大龟头不断在唐嫣蜜穴外摩擦,并且还小心翼翼的
问道:「唐小姐,我可以插进去了吗?」

  「唔!」

  唐嫣发出一声娇吟,然后曲腿用脚勾住张诚的屁股,示意男人先不要动,接
着才皱眉娇媚说道:「你进来吧,不过先不要整根都插进去,等我适应之后再用
力,不要一上来就那么粗鲁暴躁。」

  得到女神的首肯,张诚应了一声之后,耸腰将大肉棒缓缓插入唐嫣的蜜穴,
并且顺着湿滑的爱液直抵宫颈处的嫩肉,不过他还记得唐嫣之前的吩咐,龟头顶
在唐嫣宫颈嫩肉时就停了下来。

  「哦……真粗……真棒……啊……」

  阴道被粗壮而充实的大肉棒填满,那美妙的感觉让唐嫣身体打了个哆嗦,情
不自禁的出声娇吟讚歎,而她那娇媚的模样则看得张诚一阵发呆,俯下身子亲吻
唐嫣的脸颊,讚道:「唐小姐,你真美。」

  「如果觉得我美,就好好爱我吧!记住,以后叫我唐姐。」

  放开道德束缚的唐嫣同时也放开了心底的阴霾,她要全身心的投入慾望之海
中,去享受、去沉沦。

  「嗯!唐姐。」

  张诚闻言亲暱的叫了一声后,便开始轻轻耸动腰臀,温柔的抽插起来,等到
抽插了一会儿之后,隔着轻薄的避孕套张诚都能感受到自己大肉棒被唐嫣爱液的
浸泡,他双手撑在唐嫣的腋下,俯身声音乾涩说道:「唐姐,谢谢您的亲睐,我
不会对您提出任何过分要求,我只希望在今后的时间裡,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带给
您最大的快乐。」

  这句话是宋菲教他说的,而这时候也确实感动到了沉醉在慾望中的唐嫣,唐
嫣娇哼一声,淫浪说道:「插进来……全都插进来吧……狠狠干我啊……」

  日思夜想的终于肏到了心中女神,而且又是唐嫣主动要求自己肏弄,张诚以
传统的男上女下姿势,耸动腰臀开始用心用力的肏弄起唐嫣来。

  「哎哟……好大……啊……好硬……舒服……好爽……」

  不一会儿,唐嫣就被渐渐肏出了快感,扭动着身体发出一阵阵淫浪的叫床声,
而在她身上肏弄的张诚,感受着自己的大肉帮每次都和唐嫣的阴道紧紧摩擦,大
龟头每次都顶到唐嫣阴道最深处,触碰到一块软软的嫩肉球,绵软又充满弹性的
肉球吸引着他每次都想将大龟头插进去,可每次都不得力的被肉球顶出来。

  「啊……太深了……麻……麻死了……酸死了啊……要被肏死了……啊……
啊啊……」

  唐嫣宫颈被男人滚烫龟头的突袭弄得全身酥麻,有些语无伦次的浪叫配合着
张诚的肏弄,而始终差一截就突破唐嫣子宫的张诚不断抽插,等他察觉到不着力
的时候,起身伸手扶着唐嫣扭动的腰肢,开始翻转女人的身子。

  而这时的唐嫣也迷迷煳煳配合男人的动作,翻转身子趴在大水床上,双手紧
紧捉着被单,嘴裡咬着枕头一角,呜咽着承受身后男人的勐烈肏弄,眼角不自觉
得流出了眼泪来。

  「啊……啊啊…………不行……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终于,又过了一阵子,唐嫣跪趴在大水床上,阴道内的肉壁紧紧收缩研磨着
张诚的大肉棒,身子哆嗦的一股浓稠的阴精喷涌出来,宫颈大开的整个人软了下
去,而在她身后的张诚则双手紧紧扣住女人的腰,拼尽全力的耸动腰臀,并没有
因为唐嫣的高潮而停歇。

  噗呲!「呃!」一声犹如掐断脖子的声音,唐嫣勐然僵硬着身子,声音裡带
着哭腔的娇喊道:「啊……疼……要裂……要裂了啊……不要动……呜呜唔……
呜呜呜……」

  原来,张诚趁着唐嫣高潮宫颈大开之际,全力的抽插竟然将龟头突破进入了
唐嫣的宫颈,让唐嫣感受到整个人都彷彿被撕裂了一般,于是被肏哭了。

  张诚也没想到他真的能破宫而入,虽然龟头被一圈圈嫩肉紧紧箍着很爽,但
他见到唐嫣的样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用手掌抚摸着唐嫣香汗渍渍的背嵴。

  「喔……你不要……乱动……哦……疼死人啦……」

  唐嫣头皮发麻的僵直跪趴在大水床上,等到破宫的剧烈疼痛慢慢得到缓解,
她才回头对着张诚勉强埋怨道。

  「唐姐,对不起,我也没想到。」

  张诚没敢在胡乱动,手掌轻轻抚慰着唐嫣轻声说道,而唐嫣也不是第一次经
历破宫,所以最初的疼痛过后,一股蚀骨附髓的瘙痒就从体内蔓延开来,静静插
着的龟头已经不能够在缓解这种瘙痒,于是她的眼神媚的彷彿要滴出水来,本就
潮红的俏脸更加潮红,嘴巴娇喘的吐出吁吁淫靡气息媚声道:「你动一动。」

  女神主动求欢,张诚也顾不得怜香惜玉,双手紧紧扣住唐嫣肥美的大屁股,
前前后后飞快的耸动腰臀起来,随着他狂野的耸动,大龟头一下又一下的刮着唐
嫣的宫颈,发出带有节奏的淫靡声响起来。

  「啊……不行了……要坏掉了……要死了啦……啊……啊啊……被你弄死了
……不……不对……啊……又要来……又要来了啊……啊……啊啊……」

  快感不断冲击着唐嫣,刚刚经历高潮的阴道非常敏感,哪裡经得起这样的肏
弄,没几下功夫,唐嫣就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停止流动,疼痛伴随着巨大的快感
一阵阵冲向脑海,她的子宫颈一麻,随即紧紧锁着张诚的大龟头,然后阴精如同
潮水般汹涌了出来,并且膀胱发急,一股比尿液澹得多的液体也从她下体喷射了
出来,以为自己被干失禁的唐嫣两眼向上翻起,就晕了过去。

  另一边张诚察觉道自己的龟头被宫颈牢牢锁住,大肉棒又被唐嫣阴道肉壁不
断挤压研磨,头皮发麻的后腰一酸,一股股浓稠滚烫的阳精随之喷发,潮水般的
灌入避孕套内,并没有能玷污到唐嫣的子宫,留下他独有的气息和印记。

  云收雨歇,等到唐嫣从高潮的馀韵中悠悠醒来之时,除了下身火辣辣的疼之
外,她还感受到自己被男人抱在怀裡,但紧接着她又想到自己竟然被张诚干尿了,
心裡一阵的不舒服,因为这会让她想起另外一个人来,虽然身体有点眷恋男人温
暖的怀抱,但她语气严厉的说道:「还不放开我。」

  可惜唐嫣不清楚,她严厉的语气从嘴裡吐出,因为声音嘶哑的缘故犹如撒娇,
但张诚一如既往的老实,并没有因为得到了唐嫣就开始得意忘形起来,他鬆开唐
嫣拉开两人之间的一点距离,轻声问道:「唐姐,我们以后还有机会吗?」

  唐嫣伸手拉开被褥盖在自己身上,看着一片潮湿凌乱的被褥床单,阴道深处
火辣辣的疼让她有点不敢去看张诚,于是声音温柔地说道:「看情况吧!有时间
我会通知你的,记住,我们的事谁都不许说,就这样子,你先走吧!」

  「好的,唐姐。」

  张诚呆呆的回答了一声,然后下床拾起地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转身又
温柔的看了一眼还在大水床的唐嫣,这才施施然的离开了。

                ◇◇◇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流逝,在过去的一个月裡,唐嫣自从和张诚有了
第二次之后,那么后面的第三次、第四次就自然多了,而且她也没有了那么多的
顾虑,算是和张诚确定了炮友的关係,除了第二次她被张诚肏得一瘸一拐的,在
之后的性爱之中,她这朵美丽的人妻娇花算是再次绽放起来,娇嫩湿润的花蕊被
张诚尽情蹂躏採撷。

  同时沉沦在性慾汪洋中的唐嫣也感受到了男人的强大,那粗壮的大肉棒将她
的阴道塞满,那狂风暴雨般的抽插算是征服了她的肉体,在唐嫣毫无保留像男人
展现自己的妖娆同时,她也享受到了蚀骨销魂般的性爱巅峰高潮。

  所有人的生活彷彿都回到正轨,唐嫣在突破伦理道德束缚之后,性爱上不在
矜持的她充分享受到男人滋润,每天都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生活和工作中,一
些细微的变化也在她身上悄然进行。

  可惜面对唐嫣愈发艳熟的娇躯,身为刑警的薛雄却是一点都没察觉到,因为
一方面在床上的抬不起头,让他们夫妻之间的关係降到了冰点,另一方面他也迎
来了自己的第二春,叶青璇,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在这个女孩身上他表现出了
生龙活虎的动力,没有面对妻子唐嫣时的不如人意,而当他帮助叶青璇摆脱了李
伟的纠缠之后,两人算是彻底确定情人关係. 另一边,张诚似乎也迎来了人生的
高潮期,虽然他并没有辞去那份保安工作,但因为时常和唐嫣在欢乐谷内幽会,
接触宋菲这个贵女的时间自然就多了,而且又因为宋菲是一个性慾极强的女人,
又因为张诚和唐嫣的这层关係,她算是供养性的偶尔将张诚留在欢乐谷过夜,就
这样,张诚周旋在唐嫣与宋菲两个女人之间,一时间有成为人生大赢家的趋势。

                ◇◇◇

  极乐岛。

  这一天天空碧蓝如洗,海面风平浪静,一艘游艇静静地漂浮在极乐岛的附近,
甲板上楚天祐静静地坐着,手裡拿着海竿正在海钓,而他三岁的女儿楚爱婉正在
他身旁玩耍,逗弄着他身边水盆中刚刚钓上来的漂亮鱼儿。

  另一边,极乐岛上的别墅内,楚天雪从睡梦中醒过来,自从怀孕后,她睡眠
越发轻了,身上就套了件连身孕妇裙,七个多月大的肚子已经颇具有规模,然而
孕妇的臃肿在她身上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反而由于怀孕让她本就汹涌的乳房再
次扩大了一圈,结实雪白的双腿光滑耀眼,尖尖的肚子配上丰乳肥臀的大S曲线,
给人别样的妖娆妩媚美感。

  楚天雪慢悠悠的走下楼,这才发现一楼大厅内响着悠扬的轻音乐,而在一楼
大厅的露天阳台处,看到了赵婉儿跪在紫色的瑜伽垫子上,身体前屈,双手屈肘
向前,脸部贴在瑜伽垫子上面,腰部下榻,整个丰满的乳房下压,硕大乳房的晶
莹乳肉一下子从瑜伽背心的两侧挤出来,肥美的屁股向上噘起,和大腿成九十度。

  这是一个很正统的瑜伽姿势,但让赵婉儿这么一位娇艳无双且妩媚妖娆的熟
妇摆出来,那姿势在男人看来就好比后入式极度淫靡了,而且是那种比任何春药
都能刺激男人情慾的淫靡画面,等到赵婉儿的姿势做完之后,楚天雪也走到了赵
婉儿身后娇声调侃道:「婉儿,你这姿势幸亏老公没看到,不然以他的性子一定
会在这裡压住你大干一场。」

  赵婉儿跪坐在瑜伽垫子上,听到身后的声音,扭头白了楚天雪一眼,同时她
白皙嫩滑的俏脸也有些红晕,因为她知道女人说的都是真的,她这样羞耻的瑜伽
姿势绝对能引起丈夫的慾望之火,所以才会趁着楚天祐出海来练瑜伽。

  「咳咳咳……」

  赵婉儿乾咳了几声,红晕的俏脸虽然娇艳无上,但她嘴上却一本正经说道:
「天雪,你都已经怀孕了,在性生活上需要节制一些,昨晚老公把我干得哇哇大
叫,整个别墅都能听到你淫荡的叫床声。」

  「呃!」

  被赵婉儿彪悍的话语一挤兑,楚天雪略显尴尬的抚摸了下自己的肚子,笑道:
「这不是好长时间没做了吗,没忍住,我下次会注意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突兀略带些沙哑磁性的女声响起:「呵呵呵……,真没想
到,黑暗世界的幻姬和勾魂儿,居然会是两个性飢渴的女人。」

  伴随着那女声,一条修长的人影彷彿幽灵一般,突然出现在阳台外的别墅庭
院内,那是一个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透着妖媚的高挑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
长裙的开叉极高,走动间显露出奶白色的修长美腿,而且女人的胸部挺拔、腰肢
纤细、臀线优美,身材之火爆是一个可以和楚天雪与赵婉儿相媲美的大美女。

  她向着楚天雪与赵婉儿缓步走过来,姿态优雅,腰臀款摆间透出令人炫目的
魅力,嘴角含着一抹妩媚入骨的浅笑,微微凹陷的眼窝中,镶嵌着一双黝黑深邃
的瞳仁。

  大美女笑看着楚天雪与赵婉儿,黝黑的双瞳闪烁着丝丝诡异的光芒,行走间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暗紫色的嘴唇,声音轻柔说道:「让我仔细瞧瞧,哦,幻姬
是怀孕的这位,勾魂儿就是另外一位了。」

  面对步步迫近的黑裙大美女,楚天雪与赵婉儿不约而同的摆出了戒备姿势,
不用去猜那黑裙大美女的来历,只听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还有看向两人的眼神,
楚天雪与赵婉儿就能判断出对方绝对不是善类。

  而且她们也从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大美女身上,感受到大美女那性感火辣娇
躯中蕴含的可怕力量,那是和她们同一级别或者是比她们还要强大的力量。

  黑裙大美女在楚天雪与赵婉儿戒备的眼神中,走到了两女身前不远处停了下
来,她妖娆的笑了笑,声音柔媚说道:「你们不用紧张,我的任务是活捉你们,
所以说,你们两人还是乖乖的跟我走吧!」

  她声音柔和,语气亲切,那略显沙哑的磁性声线中,似乎含有某种难以抵御
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相信她,但可惜的是那充满魔性魅力的话语,对楚
天雪与赵婉儿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因此她们两人对黑裙大美女的话无动于衷,仍
然全神贯注一副高度戒备模样。

  黑裙大美女见状微微一笑,深深地看了楚天雪与赵婉儿几眼,娇笑道:「看
起来,你们是不愿意主动跟我走喽?」

  对于黑暗世界楚天雪比赵婉儿瞭解的多一些,她吞嚥了下口中的唾沫,润了
润高度紧张下乾涩的嗓子,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找到这裡的?」

  黑裙大美女闻言咯咯一笑,正要说话之际,突然察觉眼前一花,接着一股强
劲的冲击力朝着自己胸口袭来,却是赵婉儿出其不意的发动了攻击,两人之间的
距离彷彿在她的脚下根本就不是问题,突袭的动作瞬息而至。

  就在赵婉儿凌厉的粉拳要击中黑裙大美女胸口时,黑裙大美女咯咯笑着身形
突然一闪,直接以非常迅速的动作转移到了赵婉儿的身后,诡异的姿势简直让人
防不胜防,她竖手成掌向着赵婉儿的后背轻轻一拍。

  啪!一声脆响,赵婉儿难以止住身体的向前飞去,同时在半空中张口喷出鲜
红的血液,等到她落地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身,面对着黑裙大美女,伸
手擦拭掉嘴角的血渍。

  「先天境!」

  就在两人动手的那一瞬间,楚天雪就感受到了黑裙大美女的境界,那是传说
中的单兵作战力量最强的一种境界,而在黑暗世界裡,这个境界不管是在华国还
是在外国,都有一个统一的尊称:巨头。

  而据楚天雪的瞭解,能在现今黑暗世界称之为巨头的人是少之又少,用两隻
手都能数过来,而这些人无一不是黑暗世界的王者,并且这些人都在世界各国身
居高位,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巨头来找她们的麻烦。

  楚天雪眼神发直地看着黑裙大美女,心底一沉艰难地嚥下一口唾沫,沉声道:
「阁下身为巨头,想来身份也不一般,是什么样的人能驱使阁下效力呢?」

  「咯咯咯……」

  黑裙大美女闻言笑容不改的看着楚天雪,又回头看了眼受伤的赵婉儿,说道:
「既然你们不愿意投降的话,那么我也只好亲自动手了。」

  说完,黑裙大美女一甩手,从她的袖口中飞出一条乌黑的长鞭,那条长鞭彷
彿有生命一般蜿蜒朝着赵婉儿缠绕过去,而赵婉儿后退想要躲避,可黑裙大美女
的速度更快,手中长鞭宛若灵蛇般,瞬间就追缠到赵婉儿的身上,紧接着黑裙大
美女张开手掌,掌心处有一把白色的粉末,她冲着赵婉儿一吹,粉末扑了赵婉儿
一脸,接着赵婉儿就晕头转向的晕倒过去,同样怀孕的楚天雪也没有逃过这样的
命运,在黑裙大美女一把白色粉末扑面后,她也相继赵婉儿一同陷入了昏迷之中。

  完事之后,黑裙大美女再次一笑,打了个指响,笑嘻嘻的说道:「这样一来
天皇陛下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说完,她双手提着陷入昏迷的楚天雪与赵婉儿两女,身形闪动带着两女离开
了,静静地别墅庭院就彷彿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只有阳台角落处的播音器,还
在放着轻缓的音乐。

  而等到下午楚天祐出海归来之时,带着女儿回到别墅的他发现楚天雪与赵婉
儿两位妻子不见了的时候,脸色阴沉的查看了别墅内的监控录像后,看到画面中
黑裙大美女一招制服了赵婉儿与楚天雪,心中一沉,脑海中迅速闪烁着该如何寻
找黑裙大美女。

  「婉儿,雪儿,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们,并把你们救回来的。」

  楚天祐看着监控画面中的黑裙大美女,那超高的力量让他心底默默一歎,不
禁冒出了一个念头来。

[ 本帖最后由 观阴大士 于 2017-10-24 21:48 编辑 ]